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678366一点红心水论坛

如何理解围绕弃婴安全岛的争议


更新时间:2019-10-20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最近,一种四四方方的人工“小岛”正在全国各大城市浮现。岛上是接连出现的弃婴,岛外是波涛汹涌的争议。

  这种被称作弃婴安全岛的装置,有婴儿床、保温箱,可以延时报警,构成延长弃婴存活期的临时庇护场所。民政部于今年7月下发通知,要求各省设置试点。目前南京、西安、成都等城市的弃婴安全岛已开始运行。

  可是,并不能平息小岛周围的争议。舆论纠结的主要是两个问题:这会不会鼓励年轻父母推卸自己抚养孩子的责任?这会不会纵容遗弃这种既违法、又突破道德底线的行为?

  质疑者的论据可以信手拈来。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外的安全岛接收过一名弃婴,襁褓中有一张从单线练习本上撕下来的小纸条,上面写着:“我是一名未婚的年轻妈妈,实在没有办法了……”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12月刚启用这一设施,就接收弃婴25名,数量比往年同期增多,甚至连外省市的父母也慕名前来。总之,质疑者认为弃婴安全岛让一些正在犹豫的父母“多了一分放心”。

  相比之下,支持者的声音显得有些悲壮:遗弃行为不会因为一座弃婴岛而终止,一座弃婴岛也拯救不了世间所有的遗弃。在保障弃婴生命安全与尊严的整个过程中,这只是脆弱又无奈的最后一环。民政部下发的通知里,也提到目前还要“加强正面的宣传和舆论引导”。

  早在两年前弃婴安全岛刚设置试点时,就有学者试图用两种福利理念的碰撞来解释争议的由来。按照国家福利主义的观念来看,福利院是政府投资创办的社会福利机构,设立弃婴安全岛是一种主动介入的国家福利行为。而自由主义的福利理念强调个体责任,个人应该承担起对自己孩子生养、抚育的责任,而不是简单地推给国家和社会。

  这种解释超越了道德范畴的责难,但依旧不能回答所有问题。实际上,弃婴安全岛遭受争议,只是因为它让已经算不上什么大新闻,被社会习惯甚至漠视的弃婴问题,重新浮出水面。

  如果没有弃婴安全岛,可能不会激起这些争议,但并不等于就没有这些问题。质疑者可能没有意识到,如果没有这样的小岛,这些无辜的小生命被发现时,很可能脸上爬着蚂蚁,身上遭到了流浪动物的啃噬,浑身冰冷,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期。如果没有弃婴安全岛,福利院接收弃婴的数量下降了,但这些孩子很可能悄无声息地躺在城市角落冰冷的水泥地上。

  同样的现实和舆论困境不止围绕弃婴安全岛。不久前,北京一位人大代表建议公立医院实行学生堕胎低收费制度,避免怀孕少女因为没有足够的流产费用,去选择收费相对便宜的小诊所遭受二次伤害。这被网友视为纵容不道德行为的“脑残”建议。

  穿过喧嚣的争议表面,免费公开一肖一码中特进而对其执政能力产生怀疑。,仔细想想,没有弃婴安全岛,弃婴同样存在;公立医院设置再高的堕胎门槛,也掩盖不了未成年人性教育匮乏的现实。这些措施其实都是最后一道保护屏障,承载不了太高的期望。要想解决问题,还要追溯到源头——但恰恰是那些前置性的保障举措不够到位。或许可以这么理解,舆论透出的焦虑不仅指向一座小小的弃婴安全岛,更指向需要不断完善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。

  最近,一种四四方方的人工“小岛”正在全国各大城市浮现。岛上是接连出现的弃婴,岛外是波涛汹涌的争议。

  这种被称作弃婴安全岛的装置,有婴儿床、保温箱,可以延时报警,构成延长弃婴存活期的临时庇护场所。民政部于今年7月下发通知,要求各省设置试点。目前南京、西安、成都等城市的弃婴安全岛已开始运行。

  可是,并不能平息小岛周围的争议。舆论纠结的主要是两个问题:这会不会鼓励年轻父母推卸自己抚养孩子的责任?这会不会纵容遗弃这种既违法、又突破道德底线的行为?

  质疑者的论据可以信手拈来。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门外的安全岛接收过一名弃婴,襁褓中有一张从单线练习本上撕下来的小纸条,上面写着:“我是一名未婚的年轻妈妈,周丹:“梅花奖”摘得好辛苦实在没有办法了……”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12月刚启用这一设施,就接收弃婴25名,数量比往年同期增多,甚至连外省市的父母也慕名前来。总之,质疑者认为弃婴安全岛让一些正在犹豫的父母“多了一分放心”。

  相比之下,支持者的声音显得有些悲壮:遗弃行为不会因为一座弃婴岛而终止,一座弃婴岛也拯救不了世间所有的遗弃。在保障弃婴生命安全与尊严的整个过程中,这只是脆弱又无奈的最后一环。民政部下发的通知里,也提到目前还要“加强正面的宣传和舆论引导”。

  早在两年前弃婴安全岛刚设置试点时,就有学者试图用两种福利理念的碰撞来解释争议的由来。按照国家福利主义的观念来看,福利院是政府投资创办的社会福利机构,设立弃婴安全岛是一种主动介入的国家福利行为。而自由主义的福利理念强调个体责任,个人应该承担起对自己孩子生养、抚育的责任,而不是简单地推给国家和社会。

  这种解释超越了道德范畴的责难,但依旧不能回答所有问题。实际上,弃婴安全岛遭受争议,只是因为它让已经算不上什么大新闻,被社会习惯甚至漠视的弃婴问题,重新浮出水面。

  如果没有弃婴安全岛,可能不会激起这些争议,但并不等于就没有这些问题。质疑者可能没有意识到,如果没有这样的小岛,这些无辜的小生命被发现时,很可能脸上爬着蚂蚁,身上遭到了流浪动物的啃噬,浑身冰冷,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期。如果没有弃婴安全岛,福利院接收弃婴的数量下降了,但这些孩子很可能悄无声息地躺在城市角落冰冷的水泥地上。

  同样的现实和舆论困境不止围绕弃婴安全岛。不久前,北京一位人大代表建议公立医院实行学生堕胎低收费制度,避免怀孕少女因为没有足够的流产费用,去选择收费相对便宜的小诊所遭受二次伤害。这被网友视为纵容不道德行为的“脑残”建议。

  穿过喧嚣的争议表面,仔细想想,没有弃婴安全岛,弃婴同样存在;公立医院设置再高的堕胎门槛,也掩盖不了未成年人性教育匮乏的现实。这些措施其实都是最后一道保护屏障,承载不了太高的期望。要想解决问题,还要追溯到源头——但恰恰是那些前置性的保障举措不够到位。或许可以这么理解,舆论透出的焦虑不仅指向一座小小的弃婴安全岛,更指向需要不断完善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。